捧着一颗心来,不带走半根草去
——记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大陆半矮秆水稻之父黄耀祥研究员
来源:《稻花香》     发布时间:2019-11-09     点击量:595

黄耀祥(1916—2004),男,广东开平人,我国著名的水稻遗传育种专家,中共党员。1939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农学院。历任广东省农业科学院副研究员、研究员、副院长、顾问和广东省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广东省种子协会、中国遗传学会广东省分会名誉理事长等职。199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1998年被评为中国工程院首批资深院士。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六届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先后多次被评为广东省农业先进工作者,1979年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劳动模范”称号,1989年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l995年获何梁何利基金科学技术奖。黄耀祥院士致力于水稻育种研究60多年,先后主持培育出50多个水稻良种,获得国家、省、部级以上研究成果奖10多项。

少年壮志  学农以强国

黄耀祥出身于一个劳动人民家庭,父亲黄名启是位华侨,早年去加拿大,经营照相业。童年时代的黄耀祥,经常从父亲那里听到身居异国的贫苦华侨受人歧视,谋生艰难的境况,从而激发了他立志读书救国的愿望。少年时代,他靠着父亲微薄的收入和华侨叔父、堂兄的资助,在开平县和广州市读完了小学和中山大学附中,于1935年考入中山大学物理系。学习不到半年,黄耀祥目睹家乡贫穷落后,农民终年辛勤却不得温饱,越来越多的乡亲背井离乡漂泊海外谋生的状况,心想:中国是农业大国,农业不兴,何来中华民族的振兴?于是,他不顾众多亲友的劝阻和一些人的嘲讽,毅然改读农艺系,主攻作物遗传育种学,立志“以农立国,振兴中华”。由于学习勤奋,成绩优异,深得他的导师——我国著名农学家丁颖教授的器重。

1939年,他在由广东搬到云南的中山大学毕业后,经丁颖推荐到云南省第一农事试验场从事稻麦育种工作,随后调回广东省稻作改进所,先后任技士,技正,一直工作了6年。当时正值战火纷飞的抗日战争时期,他厌恶旧社会尔虞我诈的权势之争,不愿同流合污,1946年5月,在气愤之余辞去职务,回家乡改行边教书糊口,边自修英语,作赴美深造的准备,后因故未能实现。

在广州解放的第二天,他便向人民政府请求回到农业科研战线,到广东省农业试验场(后改省农科院)工作。从此,他怀着建设一个灿烂新中国的满腔热情,把全部精力投入水稻育种的科研工作,一直干了40年,即使在“文革”期间下放干校和农村的3年里,仍然坚持搞育种工作。

硕果累累  奋斗以兴农

在广东省农业科学院仅存的几公顷水稻育种试验田里,在狭窄的田埂上,经常徘徊着一名已近失明的古稀老人。在秘书撑扶下,他或摸或闻,与一株株新型水稻共同感受抽穗结果的喜悦。曾有人问他说:“黄老!这么大年纪了,整天这么日晒雨淋的,累吗?”黄耀祥总会回应说:“我国人口有13亿,粮食问题严峻啊”。就是这个“严峻”,伴随着黄耀祥人生的每个成长期,使这位老人与水稻结下了毕生的情缘。

我国华南沿海地区台风暴雨较频繁,20世纪50年代前,在南方种植的水稻都是些高秆品种,每遇台风暴雨,水稻就会严重倒伏减产。建国初,农民种田的积极性很高,但广东台风多、暴雨频繁,高温、多湿的气候导致水稻植株生势弱、易倒伏。为攻克这一难题,黄耀祥起先向培育茎秆粗壮品种努力,但很快发现,台风来临时即便稻秆粗壮如甘蔗也一样倒伏。他因此转向研究降低水稻植株重心。普通水稻植株高度在140厘米以上,黄耀祥初期培育出只有70厘米高的矮稻。但太矮的水稻产量并不理想。最后,他于1959年育成了第一个人工杂交矮秆良种水稻:90-100厘米高,同时兼具高产量和抗倒伏优点的“广场矮”。

“广场矮”的育成是水稻杂交育种史上的重大突破,它比后来在国际上轰动一时,由设置在菲律宾的国际水稻研究所于1966年才育成的、被称为“奇迹稻”的“IR8号”早问世7年。“广场矮”有效地解决了长期以来农民渴望解决的水稻倒伏减产问题,亩产(亩为已废除单位,1亩=1/15公顷≈666.67米2)由过去的250千克左右提高到350-400千克,对水稻的生产发挥出重大的推动作用,创造了巨大的社会效益。

中国水稻所所长熊振民评价为:“矮秆品种的育成和生产应用比其他产稻国家领先10年,矮化育种是中国育种史上一个重要里程碑,在国际水稻的研究上也是划时代的成就。”黄耀祥也因此赢得了“中国大陆半矮秆水稻之父”的美名。

从20世纪70年代到21世纪初,他和助手们一起又育出一批新良种。著名的有:1975年“桂阳矮”早熟高产。1976年育出早、中、晚造兼用品种“桂朝二号”,在云南省作中稻栽培最高亩产超1000千克,创我国水稻一季亩产最高纪录。1979年又育出了一个崭新的丛生快长株型结合品种“双桂一号”,大批亩产超500千克。由此确立了丛生快长株型育种方向,把我国籼稻矮秆育种推进新的阶段。几十年的育种工作经验,使他练出了一手独到的育种硬本领,特别是擅长于官能鉴定。官能鉴定是科学与艺术的结合,既要看单株长相,更要看群体结构;既要看静态,更要看动态,分析其内部生理的相关性,从而判断是否有发展苗头,育种家需要经过长期艰苦磨炼才能得到敏锐性和运用自如性。所以,他育出的品种深受欢迎,推广面积之大是空前的。计种植面积每年超过66.67万公顷的品种有:广场矮、珍珠矮、广陆矮、桂期二号、双桂一号。经济效益方面,在全国籼稻种植仅从4个品种(广陆矮、珍珠矮、广场九号、桂朝一号)计算,从育成推广到1980年累计种植面积0.57亿公顷,增产稻谷314亿千克,为我国社会增益69亿元。

1990年,86岁高龄的他精神矍铄,仍然坚持下田研究。他的夫人刘老师原本是一名中学俄语老师,20世纪80年代初经农业部及广东有关领导研究决定,刘老师提前退休全力协助黄院士的研究工作。20年来,刘老师心甘情愿做黄院士的私人秘书,也成了一个水稻专家。黄老经常接到不少农民来信,反映目前普遍使用的杂交稻由于子代出现基因杂交、分离和重组,无法获得遗传性状一致的稻米,必须每年制种,额外支出一笔费用。为了减轻农民负担,他决心争取在两三年内推出新改良品种。展开相关研究后,培育出既有杂交稻优点又无需每年制种的“超优势水稻”。

他兢兢业业地进行水稻育种研究60多年,为选育耐肥、抗倒伏的水稻高产品种,奋斗在农业一线,进行着艰苦的科研攻关,先后主持培育出50多个水稻良种,解决了这一地域性难题。对于农业的发展,黄老的眼光不止停留在抓品种改良上,他提出发展农业的出路之一是在乡镇一级开展“农业产供销一体化”,一些家庭承包种田,一些家庭承包搞农产品深加工,一些家庭承包搞销售,家庭承包分工化,这样有利农业上规模、上档次。

他培育出的优良品种高产性能突出,适应性广,往往不推自广,种植面积大,利用时间长,对农业增产起到很好的作用。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黄耀祥长期深入生产实际,重视总结群众经验,并注重把经验升华为理论,提出正确的育种思想、目标和相应的技术路线,还不断改进育种方法,从而总结出一整套技术体系。他的一切研究成果,都经得起实践和历史的检验,这与他潜心科研,深入实际的工作作风是分不开的。

淡泊名利  攻坚以丰粮

1986年12月,黄耀祥应国际水稻研究所(IRRI)所长斯瓦米纳森博士的邀请,前往该所(菲律宾)访问,为全所专家学者作了题为《水稻生态育种和组群筛选法》的学术报告,受到热烈欢迎。报告会前,在由该所所长发布的海报上,称他为“中国大陆半矮秆水稻之父”。在学术交流中,该所育种系主任库茨博士也多次称誉他是“世界上最有经验的水稻育种家”。他为中国农业和广大农民创立了许多不朽的功业,深受广大人民的尊敬和爱戴,党和政府也多次给予他很高的荣誉和奖励。他的“水稻矮化育种”获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水稻新品种‘桂朝二号’的育成和经验总结”获1980年农牧渔业部技术改进一等奖和广东省科技成果一等奖;“早晚兼用丛生快长型籼稻新品种‘双桂一号’的育成及其种性研究”获1985年农牧渔业部技术改进二等奖,同年又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他曾多次被评为广东省农业先进工作者,获广东省人民政府记大功奖励,1979年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劳动模范”称号,1988年获广东省有突出贡献的专家称号,1989年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先后担任过广东省农业科学院副院长、顾问;广东省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广东省种子协会、中国遗传学会广东分会名誉理事长;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五、六届广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对这些荣誉,黄耀祥看得很淡,他说:“人人都有饭吃,这才是我想要的。”他把这一切荣誉和职务看成是组织给予他更多地回报祖国的机会和平台,他更加努力地开展研究工作,以实际行动践行着“以农立国、振兴中华”的夙愿。

不辞辛劳  勤勉以富民

他的家就像一个谷仓。去他家采访时,要踮着脚尖、小心翼翼地避过满地谷穗走进起居室,起居室的地板、茶几、乒乓球台、书柜的抽屉里以及黄院士脚上穿的棉布鞋面上沾的,都是谷穗。曾有记者问他,“你们家会不会有老鼠?”他的夫人刘老师风趣地说,“我们家的老鼠可有眼光了,专吃口感最好、营养最高的新品种样本,不管藏在哪个柜子里都能找到。最近保姆送给我们一只猫,情况好了很多。”爱稻如命的黄院士除了在屋里屋外摆满稻谷外,恨不得把小院子里的杨桃树和花花草草全拔了换上水稻。遭到家人反对后,他又打上了楼顶天台的主意,想在那里种上几个改良新品种······

他在古稀之年还信心百倍地向农业部和广东省领导提出了“为出色地完成21世纪30年代粮食增产的艰巨任务而奋斗”的请战书,主动争取承担了农业部跨世纪《新曙光计划》重大科技攻关项目——中国超级稻的研究。2002年,超优势稻的培育在国际水稻大会上得到广泛的认同、赞许。

黄院士终生致力于超高产、特优质水稻品种的选育,为的就是让老百姓吃上营养高、口感好的大米。在泰国米大举进攻广东市场的今天,黄院士认为广东米的营养、口感并不比泰国米差,只要在包装、宣传上多下工夫,完全可以和泰国米争市场。在黄院士的技术指导下,东莞石碣镇正推广水稻和蔬菜轮耕的经验。为改善大米的口感,黄院士又推出了“胜优二号”“泰印一号”等新品种。广东人喜欢吃“软米”,但一般大米煮出来是软的,凉了以后就变硬。黄院士在研究中发现,稻米口感的硬度和其中直链淀粉含量的高低有关,当直链淀粉含量在18%-22%时,大米的口感最好,软硬适中,于是,他潜心开展研究。

高龄年迈磨灭不了科学工作者对研究推广先进技术的热情。他80多岁时仍不辞辛劳,每年有一半以上时间下乡,奔波于全国各地,亲临现场、现身说法,推广良种栽培种植经验,足迹遍及川西平原、大别山区、云贵高原和北部湾畔,深受各地政府和农民欢迎。他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在新品种示范推广工作的同时,十分注意总结农民群众种植良种的栽培经验,与许多农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大家都亲切地叫他“祥叔”。广西合浦县委、县人民政府曾赠送给他一面锦旗,上联是:“良种、良法、良师益友”,下联是:“丰产、丰收、丰衣足食”。这是对他辛勤劳动的科学评价,也是对他工作精神的生动写照。

2002年11月,黄耀祥先生应开平市政府的邀请,在开平市农科所建立“黄耀祥水稻生态育种超优势稻培育协作基地”,并在此培育“超优势稻”。据介绍,该科研课题共分为“矮化育种”“丛化育种”“常规稻高产”“超优势稻”4大板块,黄耀祥临终前已完成三个半板块。黄耀祥在临终前几天,还与水稻所及协作单位的同志研究工作。生病住院期间,仍一直牵挂着他在开平建立的水稻基地。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老先生甘为人梯,乐于奉献,为我国的水稻育种事业贡献了自己的一生。他以“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赤子之忱,与人民大众休戚与共,为我国水稻育种事业鞠躬尽瘁,奋斗终生,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他为国为民奋斗不息,不畏艰辛,勇于钻研的精神将永传千古,鞭策后辈勇攀科学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