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畅悦:保研清华,在实验室收获20岁礼物
来源:校报学生记者社李滢 梁逸     发布时间:2021-11-09     点击量:258

刘畅悦,2016级生物科学(国家生物学理科基地班)本科生。在校期间曾主持两项国家级大创项目,荣获第四届全国大学生生命科学创新创业大赛二等奖、第二届全国大学生生命科学竞赛三等奖、第十五届“挑战杯”广东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三等奖等。曾获校级“五四评优”优秀共青团干部、第六届“模范引领计划”之“学术之星”校级标兵奖等荣誉称号。现保研至“清华-伯克利深圳学院”攻读精准医学与公共健康。

刘畅悦至今难忘,20岁生日时收到的那份最特别的礼物——一株菌种。

“说出来我自己都不相信,在生日当天找到了。只找到了这一株,而且是唯一的一株。”

四年的青春,对刘畅悦来说,像是一场自己喜爱的长跑运动,看似一成不变却又处处充满着琢磨不透的“概率论”,“不过好在,总还是有一点好运气的!”

实验室里寻找的“九十分之一”概率

下课的钟声准时响起。余音打断了准备收尾总结的老师,刘畅悦从课堂内容中稍稍抽离出来,穿过拥挤的人群,匆匆“转场”。2019年的9月,除了上课时间以外,刘畅悦生活里的重头戏全部投在了生科院楼的实验室里。

九月,广州等不来秋天,还有蝉鸣在窗外,天气还算闷热。

坐到熟悉座位上的刘畅悦调整片刻便熟练拿出自己的实验样本。不一会儿,一股难以言说的“臭鸡粪”味就散发开来……

味道来自于肉鸡样本的消化器官,刘畅悦要做的就是样本从中筛选出“肠球菌”,并研究判断其是否会对动物或者人体造成致病性影响。“最关键的地方还是要找到合适的菌。”刘畅悦这样形容实验的难点。

找到合适的菌绝非易事。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操作流程,却总碰不上想要的结果。有时候菌长得很好,有时候长得又不好,还有时候甚至被污染了。每天刘畅悦要做的事情就是细心呵护自己的实验样本,等待一株合适菌的出现。为了最大程度节约时间,教室、宿舍、实验室三点一线的生活刘畅悦持续了整整一个月,出勤打卡天数多达24天,月平均工作时长高达118个小时,在当时打卡的本科生里列位第一。

“当时真的很煎熬,一直怀疑要不要继续下去。”前面89组的样本筛查几乎算是颗粒无收,想要放弃的念头时不时跑出来。

“纠结过后,还是决定要把它试完。”终于,在90多组菌落之中,刘畅悦终于等来了唯一一组合适的样本。她打趣地说,终于能不再闻这种不可描述的味道。

看着实验室里习以为常的器材,刘畅悦时常能记起初中时自己透过显微镜观察草履虫的情景。大二那年,刘畅悦成功加入到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邓诣群教授的广东省农业生物蛋白质表达调控与功能重点实验室,主要研究病原微生物及其耐药性等相关方向。谈起实验室的生活,刘畅悦毫不避讳谈起了其中的各种辛酸。但“很值得”却是接下来一直挂在嘴边的三个字。

在实验室学习和自己野蛮生长的过程能很好划上等号。基于自己的实验室经历,刘畅悦开始参加大大小小的比赛,这些经历最后让她在“清华-伯克利深圳学院”保研面试时获得青睐。

生活里的“惊”与“喜”

2018年下半学期,刘畅悦第一次作为负责人带队参加全国大学生第二届全国大学生生命科学竞赛。

整个比赛准备时间只有6个月,需要就选题做出相应成果并撰写科研论文。刘畅悦和团队以益生菌产品中的抗超级masa病毒菌落为研究对象进行开展。

初生牛犊不怕虎,但一头栽下去后才发现困难要比想象中的大。由于缺乏比赛经验,团队协作分工很难达成共识,甚至辅助项目的仪器设备、平台在校内都还没完全搭建起来。“整个实际操作进展特别缓慢!”微生物项目研究第一步就是要进行目标菌株的筛选,整整两个月,项目毫无进展。

“当时团队内部都很急躁,包括我自己!”回想起大二下学期的六个月,总有一条弦在刘畅悦脑子里绷着,随时都有断裂的可能。“作为队长,虽然路难走,但脸上总要怀着希望继续下去!更多是一种责任驱使吧。”

课程排得很满,但每天心心念念挂念着结果的刘畅悦,一下课就跑到实验室内。调整培养温度,控制实验变量,要做的事情,更多是一种心情的平复。“我一直在调整自己,因为我始终觉得,只要还存在可能性,我都会去试一试。”

也是在二十岁生日的那天,生活给了她一个特别的惊喜——一株期盼已久的目标菌株。那一刻,她觉得所有的努力都值得了。最终,第一次带队参赛的刘畅悦拿到了全省网络评选的第12名,这也成为日后越挫越勇的一个契机。

海外访学经历磨练出来的“刘大胆”

在生活里找点事情做,成为了大学生活里刘畅悦的一个习惯。

大一寒假时,想要练练胆子的刘畅悦选择到澳大利亚进行为期一个月的访学,文化的差异,语言沟通的障碍曾一度让初来乍到的刘畅悦感到害怕。

当地晚上930,飞机和刘畅悦惴惴不安的心一同降落在帕斯。

“当时我到达那天其实已经很晚了,寄宿家庭的夫妇还出门来迎接我帮我提行李,而且特意是等我为我做了晚饭。”这些温暖的举动马上让身处异国他乡的刘畅悦安下心来。

语言交流进步的最大原因是“敢”——敢于把想说的说出口,不怕闹笑话。在之后相处的一个月时间内,即便在交流过程中总会有词不达意,卡壳忘词的尴尬场面,主人家夫妇总会耐心等待刘畅悦表达清楚,这一点给了刘畅悦极大鼓励。“闹过笑话之后,提升是真的很大,虽然当时的场面特别尴尬。”她笑着说。

如果要用一个词总结大学四年,刘畅悦认为是——积少成多。“很多东西没办法一蹴而就,一点点去做的话更容易实现。”

在完成好一切毕业事宜后,大学四年的这个长目标终于能划上句号,而自己也终于可以从未来规划中暂时抽离出来好好休息。对刘畅悦而言,这短暂的休憩,是放松也是再度的出发。